雏菊鲜奶茶

他们只是谈个恋爱,又不是去毁灭世界

【虫铁】听见你的声音03

 *怪医AU,化用了一些怪医的设定。别纠结逻辑和细节啦。

      01     02 

      Peter不知道从哪找了块布,料子看起来有点像他前几天准备丢掉的一件T恤,绑在自己的小尾巴上,满屋子跑,水渍东一块西一块。Tony刚回到家,看到的就是这个场景。

      “Peter你在干什么?”

      小狗看到男人,欢欣鼓舞地跑过来,身后的尾巴摇得起劲,“Mr.Stark!我在帮您拖地!我不能白白住在这里,我觉得我可以做得更多!”

      “家里有扫地机器人。”Tony终于知道给自己找麻烦是什么感觉,“不要做我会做的事,也不要做我不会做的事,那中间有个灰色区域,你就在那儿待着好吗?Friday你就不能拦一下他吗?”他不想对小狗翻白眼。

      “Sorry Boss, 我无法和Parker先生交流。”是了该死的,全世界只有他懂鸟兽语,即使是他最先进的AI都不懂。
    

      小狗不能总闷在家,小狗需要出门散步,于是第二天Stark集团的股东会议上,其他股东眼睁睁看着Tony Stark怀里拱着一只毛茸茸的小狗。

      小狗非常乖巧不会打扰会议,Tony也难得准时到场,Pepper也就懒得说他了。

      会议内容实在枯燥无聊,利益场上的拉扯战竟能如此持久,就因为Tony开了那个动物医疗站,股东里有异议的不在少数,因为这挤压了他们的获利空间。

    “我最后再说一遍,关掉动物医疗站不可能,要是不想跟Stark工业合作现在就可以回家。”Tony耐心很有限,能忍他们这么久已经是Pepper从中调解的结果。

      多得是人挤破头想来跟Stark工业合作,谁都知道这个事实。Tony的底线他们一试再试,现在他意思很明显了,动物医疗站必须存在,不同意就滚蛋。

      在获利少一些和完全被踢出Stark工业这条大船中选择,几个气焰最大的股东听罢也有些偃旗息鼓。

      会议最终以Stark的决定为准结束,Tony捞起怀里的毛茸茸抬脚就要离开。

      毛茸茸说:“先生我可以自己走的!”一串奶声奶气的汪汪声跑出来。

    “好吧。”Tony说着把小狗放了下来,心想反正自己也不习惯抱小狗,虽然他软乎乎的抱起来还挺舒服。

      小狗落地才跑出去没两步,一杯咖啡便兜头而下。Peter愣在原地,全身的毛湿漉漉地耷着,狗狗眼也湿漉漉的,对这飞来横祸不知所措。Stark先生愤怒的声音下一秒就从头顶上方冲来。

    “你他妈的在做什么?要是不满意会议结果就给我滚!别来针对我的狗!”就算只是暂时借住在他这儿,那也是Stark护着的小狗,Stark当然要对他负责(Pepper知道的话又要指责他莫名其妙的责任心作祟了)。

      倒咖啡的股东打着哈哈,什么手滑,什么不是故意,Peter听的不是很清楚,他已经被Stark先生揣到怀里飞速走掉了。
    

    “你被烫到没有?”

    “没,那咖啡是凉的先生。”Peter踩着浴室的防滑垫,正享受着Stark先生给他洗澡的高级待遇。

      Tony一边给小狗揉开被冷咖啡粘结在一起的毛,一边小声咒骂着各种脏话。

      温暖的水流冲在身上,Stark先生给他顺毛,Peter舒服得几乎忘了被咖啡泼到的感觉。

    “等等等等……Mr.Stark我我…我……这里就不用您帮我洗了……”小狗的某个部位被不小心触到后猛地弹开,下意识抖了抖身上的毛,水花都溅到了Tony身上,仔细一看上面还有他之前蹭上去的咖啡渍,“对不起先生……”

      小狗也会害羞,Tony突然意识到这一点。“行吧大男孩,你自己洗,我出去了。”

      Peter把脸埋在水里,汪出一串泡泡算作回答。
    

      Peter就这样在Stark家住了下来。他有了自己的房间,房间里有各种各样的狗狗用品,Peter从来没见过这么多玩具,惊喜的汪汪声在Stark家里回荡了一天。Friday甚至迅速被Tony加上了犬类语言识别的功能,这样Peter就能和好姑娘交谈了。没什么能难住Stark这样的天才,他能学会鸟兽语,他的AI没理由不行。

      Pepper还饶有兴趣地给他做了一套小衣服,天蓝加红的配色,衣料很软,小狗更软。当Peter的小脑袋从领口处伸出来,Tony在犟嘴金红配色更好的同时不得不承认,小狗总是在可爱方面很有天赋。

      Pepper叮嘱小狗,如果Tony晚上待在实验室里忘了时间,一定要把他拉出来。显然这很管用,Peter得了Pepper小姐的指示,终于对Stark的裤脚下嘴了,Stark再也没能在实验室通宵。

      Tony给了小狗一块金属牌子,上面刻着Peter的名字和Stark工业的标志。“戴着它,你就能随意出入Stark工业,Stark能去的地方你都能去,没人会拦你,管员工戴不戴工牌的Happy都不行。”这可是Stark工业的最高出入权限!

      狗狗Peter看着牌子发呆了,没有回应。

      噢老天,人家又不是你的宠物,你给人家一块狗牌一样的东西算怎么回事,Tony没面子地想咬住自己的舌头,“你不想要可以不……”

      话还没说完小狗已经扑上来舔他的脸,“谢谢Mr.Stark!!这太酷了!!!简直酷极了!!!”

      瞧!谁会拒绝Tony Stark?!小胡子一边虚挡Peter热情的舔舐一边在心里又翘起了不存在的尾巴。
    

    “我很高兴能为慈善事业做出贡献,我一向喜欢动物……这谁写的稿子……总之,谢谢各位支持,Stark工业会一直站在医疗的第一线。”固定稿又变成了Stark风格的自由发挥,台下掌声雷动,还夹杂着一串汪汪声。
      
      Peter第一次听Stark的演讲,激动得要死,拍了拍软绵绵的爪子,却没有什么声音,便忍不住叫了几声。而Tony却在想着让Pepper赶紧给他换个写稿人。

      纽约各大媒体都发现了Tony Stark身边多了一只小狗,不知是不是为了动物医疗站作秀,总之不管Tony到哪,小狗都如影随形。Tony Stark与爱犬散步的照片遍布各个媒体主页。Pepper非常满意,这总比以前和各个模特出现在版头好。

      Peter在和Stark相处的同时,帮助他回家这件事也没有被忽略。

      Stark并没有食言,Peter醒来的第二天就派人到澳洲去找他所说的光圈,也就是小狗神布下的结界,但一直没有消息。Peter有时候希望光圈永远不要被找到,这样他就可以一直留在Mr.Stark身边,但想到May还在等他回家,他又捂住了脑袋,觉得自己是只坏狗狗。

      就在所有出来冒险的小狗回到狗狗王国之后,终于有人发现,少了一只。

      TBC.

【虫铁】彼得帕克的书包大揭秘


01
彼得帕克换过很多次书包,按他的说法是为了维护纽约和平的巨大牺牲。新书包是蓝色的,有点像战衣上的那种蓝,涤纶面料,JanSport家的款。蓝色的双肩包有一个前置外袋和一个大容量内袋。

02
前置外袋中放着彼得的耳机,平常不用的时候它们就待在这,被彼得整理得好好的放进来,然后背着他打架,以不可思议的角度缠绕在一起,乱作一团。

03
内袋的外拉链上挂着一个迷你魔方挂坠,里面还有一个夹层和一个拉链暗袋。包里日常塞着升级过的红蓝战衣和蛛网发射器,凯伦姐姐随时在线,半秒直连星期五。

夹层里还放着彼得的西语成绩单和两本线圈笔记本,笔袋就压在战衣下面。想想当初第一次和斯塔克先生去德国的时候,因为不知道要待多久,彼得还把作业一起带去了。当然了,西语成绩单上毫无疑问是一个A,作业也没有斯塔克重要。

04
拉链暗袋里的东西放了很久,表面都有些褶皱了,是彼得认真听了很多节诗歌鉴赏课后给斯塔克写的情书。开头称呼是写亲爱的托尼还是写斯塔克先生都值得男孩纠结一个星期,更不用说情书里的具体内容花了彼得多少张草稿才勉强写好。

但信一直没送出去。写情书的时候彼得才切实感受到,什么星星月亮银河都不足以和托尼作比,文字不管如何精妙都无法百分百传达自己的感情,还是等到合适的时机再当面和托尼表白吧。

*星期五直连凯伦,开启透视侦查功能,把情书直接蓝光投屏到托尼斯塔克的实验室里了。老实说,写得还可以啊。托尼看着投屏暗自偷笑。

过于可爱,过分可爱😭

曄嵐:

P3靈感來源
覺得兇兇地刷牙的寶寶好可愛ಥ_ಥ

托尼斯塔克今日疑问:年轻人的体力为什么这么好???现在安安静静地抱着人睡觉真跟刚才判若两人
💝原推太太:@Kkotju
💝原推链接:https://twitter.com/Kkotju/status/990856159165792256?s=19

【虫铁】彼得帕克的衣柜大揭秘


00
彼得帕克刚开始是没有衣柜的。

几个月前彼得的房间里只有一个简单的白色组合式衣帽架。衣帽架左边的悬挂区上面有个置物层,男孩有时把书包扔在上面,下面有个杂物筐,右边则是六层置物架,除了放着无处悬挂只能折叠摆放的衣物,还放着一些书本、小盒子之类的杂物。

这衣帽架的结构太过简单,甚至没有一个帘子遮挡,一眼就能看完,以至于他的自制战衣只能藏在天花板上,后来被斯塔克先生一棍子捅了下来。

01
梅去了一趟庭院二手市场之后,彼得的房间里除了单人床变成一张双层高低床,还多了一个米白色的木质推拉式衣柜。

新衣柜是双门的,有一根挂衣杆,两层储物抽屉和一个小柜子。

02
彼得的衣服都挂在不同材质和款式的衣架上,有塑料的、木质的、铁丝的,不知梅跑了几个摊子才买到这些物美价廉的东西,把整根挂衣杆填得满满当当。

一个男孩的衣柜里除了衬衫还应该放什么呢?

彼得的衣柜里除了各种格子衬衫就是各种印花T恤,休闲牛仔裤和运动裤各占一半。对了,还有中城中学的校服,外套、T恤、卫衣三件套,还是老样子,以活泼的黄色和沉稳的蓝色为主。

一套黑色的西服格格不入地挤在格子衬衫和T恤们当中,幸好彼得上次去拯救斯塔克先生的飞机前把它们换了下来,它们现在还是平平整整的。

03
第一层储物抽屉放着彼得的袜子,有一双黑白条纹的,彼得最近很喜欢穿。

第二层抽屉放着彼得的自制战衣,红色和天蓝色的柔软衣料是彼得最初的铠甲。战衣上面整整齐齐叠着一件大码的白色印花T恤和一条粉色的Hello kitty睡裤,说真的斯塔克先生没必要因为叫他睡衣宝宝就真的找了套睡衣给他换。虽然对被当成小孩很不满,彼得还是把它们洗干净后好好保存着。

04
小柜子里藏着一个精致的丝绒盒子,盒子里是一枚蛛网形状的袖扣,金色的,金光闪闪,正适合同样闪闪发光的托尼斯塔克。好邻居蜘蛛侠为了这枚袖扣,在忙着保护纽约的同时,还多找了一份兼职。

*托尼不小心得知他的男孩买了一枚定制的袖扣,通过Friday知道袖扣的款式后,他立刻找人重新定做了一套与之相配的西服,然后托尼就和这套西服一起等啊等,不耐烦地想这小子怎么还不把东西送给他?

【虫铁】彼得帕克的钱包大揭秘


01
彼得帕克的钱包是去年生日时梅送的生日礼物,外表是浅浅的棕黄色,材质是柔软的皮革,有三个卡位,两个钞位夹层和一个相片格。

02
钱包的第一个卡位放着彼得的学生卡,中城中学经典的蓝白黄三底色,上面写着彼得的姓名、年级、眼睛颜色和头发颜色,顺便一说,彼得的眼睛和头发都是温柔又活泼的棕色。

第二个卡位躺着的是汉堡王的会员卡,每周三和周五能享受五折优惠,有时还能吃上会员特价汉堡套餐。

第三个卡位里有一张明显和这整个钱包风格看起来不符的某银行黑卡,黑底金字,低调又张扬,是斯塔克先生硬塞给彼得的零花钱。这张黑卡里具体有多少钱,彼得看了一次就不敢再看了。这个年纪的男孩总该肆无忌惮地买些想买的东西,比如玩具模型啦,新款电子产品啦,斯塔克是理所当然这样认为的,不过彼得最多只拿它刷过几次汉堡王,其中一次还是和斯塔克先生一起吃的会员特价套餐。

03
钞位第一层有几十美元的纸币,还有几枚硬币,那是彼得今天早上坐地铁剩下的零钱。

钞位的第二层平平整整地夹着两张电影票,彼得已经打算好要约斯塔克先生晚上一起去看电影啦,幸运的是平时很忙的钢铁侠先生恰好有空,答应来赴小朋友的约。彼得今天在学校里把钱包拿出来看了五次,确认这两张票还乖乖躺在这里。

04
最后,相片格里夹着一张彼得和梅的合照。

那么托尼斯塔克呢?

彼得的钱包里每一个地方都应该有托尼斯塔克强烈的存在感才对。

别急,托尼斯塔克的照片在这张合影背后露出了小半张脸,被挡住的是在一旁挨着他的彼得。

*彼得买了两张电影票,托尼买了剩下的整个厅的,和小(男)朋友的约会不应该有别人来打扰。

【虫铁】Our Life(ABO,R)(《爱与床笫之间》第六篇,系列完)

居然完结了!!我不舍得看完,然后现在也没时间看😭

眠狼RDJ:

完,完结了??!!舍不得😭


剑与枪与你_:



第六篇:Our Life
















【第一篇。】








上集:【第五篇。】
















#故事的结束是另一个故事的开始。
















【我们的人生。】
















【第六篇 完】
















后记
















其实没啥好说的,断断续续地拖延了两年,终于写完了这个系列,其实真的动笔加起来也不过几天,但是可能因为时间的跨度,我对虫铁的理解也有了些跟刚开这个坑的时候不一样的东西。








从一开始一人进一人退的一头热,到最后两厢情愿的互相付出,其实中间没什么太多的过渡跟追逐,可能在我心里如果走MCU路线的话,他们两个的关系就是这样:虽然发觉感情跟发起进攻可能有先后,但是一切都是顺理成章的——只要他们是彼此相爱着的,就没有什么能够阻挡他们在一起。








让我写CP论文我是写不出来的,词汇量也比较匮乏,总之一切尽在不言中吧,如果这个系列能让你有一点点共鸣的话,那我真的是非常开心了。








谢谢大家,再会。








 








【系列完】
















【虫铁】爱与床笫之间 第六篇:Our Life(AO3全文)
















【个人目录】


虫铁 Gravity

我真实地爱了,太太的文字是天上的神仙遗落下来的书卷

眠狼:

彼得帕克就是失控之后也会记得向你坠落。


九城:



*已经开创了帕克工业的彼得,第一次被托尼带去大人的社交场合。




 




“你在说谎。”




彼得把酒杯放在桌上的另一边,他靠在墙上,正好把坐在沙发上的托尼围困在这一小块地方里。这场晚宴持续的时间太久,现在宾客们三三两两地散开聊天,彼得礼貌地和几个对帕克工业很感兴趣的投资人交换了联系方式,接着他松了松领带,扭头就看到托尼坐在那个角落里和他不认识的人窃窃私语。




 




前花花公子和宴会上的所有人调情,彼得注意到了。他之前太过紧张,觉得领带让他呼吸困难。现在他缓了过来,蜘蛛雷达让他轻易就能在无数的信息里分辨出他想要的。托尼搁在那个人大腿上的手,他有节奏地靠在对方耳边讲的笑话。这里的钢琴声音并不算大,但不妨碍托尼好像在经受什么噪音考验一样,腻在那个人的边上。




 




彼得知道自己在做一件奇怪的事,阻止斯塔克先生放弃他最擅长的人类交往——如果他会把这放在正常的范畴里。但是这就是这么发生了,他把酒杯放在桌子上,礼貌地说“我和斯塔克先生有些事要谈。”




 




那人恋恋不舍地站起来,彼得看到他的手指滑过托尼的耳朵,接着他们彼此对视了一眼。托尼调整了一下坐姿,拿起了自己的杯子。“你在说什么?”




 




“我做到了所有你让我做的事。”彼得说,他不是来讨要奖励的,他已经过了这个年纪。彼得只是觉得热,看到托尼的任何时刻,都会让他的肾上激素上升,接着口渴。好像那些酒是舔过托尼嘴唇的液体,最后落入他的胃中,跑过了十万公里的旅程。




 




“但是你并没有仔细听,你在说谎,你对帕克工业并没有那么感兴趣。”




 




托尼挑了挑眉毛,在来到这里之前,他们花费了好几个晚上来润色彼得的演讲稿,把他那些乏味,单调的生物讲解变成了斯塔克式的风趣。加上一点点的自大和傲慢,效果会更好。但是现在彼得脱掉了他的西装外套,他的衬衫袖子挽了起来。




 




这是个前途无量的年轻人,光是看看他那个包裹在西裤里的翘屁股!托尼歪了歪脑袋,“小子,我有我自己的事要忙。”




“蜘蛛不是昆虫。”彼得说,那是他修改过后的演讲稿,把蜘蛛的螯肢,螯爪,毒腺还有别的生物特性全都丢掉,把蜘蛛无聊的能力压缩成百科全书前的第一句话,“人类总认为蜘蛛是昆虫,但恰恰相反的是,蜘蛛并不具备昆虫的基本特征,体躯三段头、胸、腹,2对翅膀与6只足,蜘蛛是节肢动物。”




 




那是托尼让他修改的部分,他力求帕克工业的每一个蜘蛛生物项目描述都能够被一个学前儿童读懂。他还给彼得整理西装的袖扣和领口。




 




“停下来。”托尼端着酒杯喝了一口,他皱着眉头,“你只是在复述前几个晚上你对着星期五说的那些话。”




“还有你。”彼得微微倾身,真是个只有花花公子才能找到的好位置,他们会被钢琴遮住,这里离吧台也不远,但是没有人会花功夫打量这里。“我认识了几个人,他们对帕克工业的新项目感兴趣,下礼拜就会来拜访参观。确切说,斯塔克先生,你是我最大的股东,但是却没有站在那儿,为我鼓掌。”




 




“你还是小孩子吗。”彼得已经长得很高了,现在托尼要搂住他肩膀的时候,都需要抬起胳膊。“我已经听过你的演讲无数次,我知道你能做到多好。而且恕我直言,我只是你的天使轮投资人,并没有问你讨要股份,你可以随时稀释我。”




 




钢铁侠抱怨过怎么到了大学彼得还能继续长高,好像那些个每天喂养他的人不是自己。他给彼得提供一切,食物,房子,还有帕克工业的启动资金。但他并不以此为自称,他认为彼得值得获得更多更好的东西,那些错综复杂的关系网,连接着整个美国运行的背后人类们。那是托尼带他来的这个晚宴。“虽然我也不喜欢和这帮人打交道,但是不得不说,如果以后你想做成一个独立的上市公司,你就必须学会这些。但我猜你想要的不止这些?”托尼看了他一眼,彼得还穿着自己大学的文化衫,他几乎还是个孩子。




 




现在这个孩子在晚宴上指责一个尽心尽力的老父亲(上帝啊他只是想找点乐子)对自己不够上心。“如果你想要的是关注,我相信”托尼特意举起酒杯朝望向这里的几位示意,“他们都会认为托尼斯塔克为他们找到了一个新的科技天才,你会是冉冉升起的新星,用你的脑子和蜘蛛项目为他们赚钱。你会过上好日子,这点我可从没隐瞒。”




 




“你隐瞒了些别的托尼。”




很好,现在他换了称呼。彼得挤到他的身边,那张沙发本来就不是为了私人空间设计的,托尼看了他一眼,年轻男孩把领带甩在身后,他的额头上出了点汗,闻起来是盐渍的柠檬。他的左手就搭在沙发的边上,再近一点就好像把他搂在怀中。这些都是初学者的老把戏,托尼微微侧了侧身,他问他,“你想表达什么?”




 




“很多,托尼。”




“帕克,我今晚受够了你这些无端的指责,我现在很生气。”




“你的关心。”彼得开始露齿笑,他把这招倒是学的很精巧,今晚早些时候,他步入这儿的时候还紧张地手心冒汗。不能怪他,彼得帕克刚成年没多久,再说他在高中时候也不是因为受欢迎才被“关注”。




 




“你一直希望给我最好的,食物,屋子,你给我最新科技的战袍,和你的战甲一个材质。但是你总是拒绝我,托尼。”




“拒绝你,哈?”托尼把酒杯放在一边,但是彼得捂住了他的嘴唇,他们未免挨得过分近,侵犯了彼此的空间,最后只剩下一把呼吸共享,“听我讲完,斯塔克先生。这持续多久了,如果让我算来的话是1362天,你用你的愧疚和后悔来填补你的渴望。不要摇头,我能够听到你的心跳声,那些晚餐后我说想要留下来,你犹豫的呼吸声。就和现在一样,托尼,你说谎的时候血液会加快流动,瞳孔会放大,你呼吸的频率会加快0.5秒。”




 




“可是我一直等到刚才。我接受了你的情感控制,你潜意识里希望对我好让我留下的渴望,是吗,托尼。我留下来了,因为我知道你会开口。但是刚才我非常非常不开心,我认为你在说谎。”




 




“你在对你自己的心说谎。你根本不认识那个人,但是你让他靠近你。”彼得歪了歪脑袋,他知道如果这时候离开和正在洽谈的潜在投资人是不礼貌和带有风险的行为,但是他的耳朵听到了那些话。




 




那些托尼说出来这么自然,但他只允许发生在他们身上的话。他有时候痛恨蜘蛛感应,太多的信息会给他带来痛苦。现在他不那么想,如果可以的话,他甚至想大声告诉托尼,我愿意接受你所有的情感控制,并且把它转化成你也想要的那种模式。




 




量子炮的炮口对准了彼得的大腿,他低头瞄了一眼,托尼的盔甲覆盖了他空着的右手,现在武器已经就位,如果他不松开手的话,彼得相信托尼会不介意给他来那么一下。




 




“我知道如果我说出来这些话你也许会讨厌我。”彼得隔着手掌贴上了自己的嘴唇,“如果我不说出来也许你到死都不会开口。成为我的天使投资人,带我进入这场游戏,托尼,你会说我们两个如果搞上了就是违反商业伦理,但我不觉得这些伦理对你我都起效。”




 




他慢慢地松开自己的手掌,托尼皱着眉看着他,他的右手还没有收起来,武器的朝向依旧是他,但是黯淡了下来。“你什么时候开始那么想的。”




“比你想的更早一些。”彼得耸耸肩,乐手换了一支曲子,他的蜘蛛感应能够让他听到无数在场内的窃窃私语,托尼斯塔克是不是彼得帕克的糖爹?他们现在在哪儿……




 




“对不起。”彼得说,“我不该那么说,我只是……。”
“有八成的概率我会直接把你踢出去,帕克。”




彼得抬起脑袋,他竖起了耳朵,让西贝柳斯和心跳混杂在一起,他咽了口口水。托尼说,“但是你说得对,把你变成我的所有物会让所有的事都简单点。见鬼去吧,商业伦理。”




 




“还有一点。”他的手指就抵在彼得的嘴唇上,“我从没说过谎,帕克。我要是对你存在什么不便说出口的愧疚,那也只是之前。你成年了,显而易见的是,你可以对你自己的选择负责。”他摁住了彼得想要摸上大腿的手,“你还在宴会现场,希望之星。”




 




“星星也会改变轨迹。”彼得说,他眯着眼睛,好像在笑,“但那不重要,只要你知道,彼得帕克就是失控之后也会记得向你坠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