雏菊鲜奶茶

他们只是谈个恋爱,又不是去毁灭世界

【虫铁】听见你的声音01

*怪医AU,化用了一些怪医的设定,逻辑细节不能深究,一切都是脑洞产物。文笔不好,故事讲不好,但是再不写就撞梗如撞车了。
*不要跟我剧透复联3,求求了,我现在虫铁tag都不敢点开,找粮都是一个个点开太太们的主页看orz


     Stark医疗工业在今天临时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宣布正式开设动物医疗部门,对所有动物开放,且全线覆盖。这条突然的消息就像一滴水陡然掉入滚烫的油锅中,瞬间让各方媒体沸腾了。

    “医疗不应该只是面向人类,当我看到受到伤病的动物,我明白我该做的不止是销售那些高端医疗器械和药物,我有责任做得更多。”Tony尽力忽略台下Pepper错愕又愤怒的目光,“我宣布Stark医疗工业正式开设面向动物的医疗部门,在有Stark工业的地方都至少会有一个动物的医疗站。”Tony Stark不管哗然一片、一拥而上还想问更多细节的媒体记者,对着镜头说完他的决定就走了,只剩下脑子一昏的Pepper留下来应付媒体。
   

    “Tony!我以为这么重要的事你至少应该跟我商量一下?!”Pepper的电话打来,声音里仍有极力压抑怒气的迹象。

    “我知道,我知道,我只是觉得我应该马上这么做,而且这不是什么坏事。”Tony疲于解释,他的好姑娘会懂他的,“我累了,我想休息了Pepper。”

    Pepper想了想,一下又心软了,叹口气让他去休息。大家都知道Tony Stark刚从非洲丛林死里逃生,但没人知道其中细节,不过Pepper知道的。

   
    一个月前Tony去非洲新合作的医疗工业基地视察,事情结束后找了私人导游去非洲游,不料被一伙不法分子绑架了,Tony的车开出去太远,大家一时都没发现。等到他的定位越来越模糊时,人们才发现不对劲,手忙脚乱去搜救。

    绑匪们把人绑到手了才知道自己绑了一个多么厉害的人物,不得已绑着人不停往非洲丛林里躲,直到不知不觉被一群野兽包围……

    接下来的事情说出来也没人会相信了,一群猴子救了他,带他逃出虎口,一只叫波利尼西亚的鹦鹉教会了他鸟兽语,他是全世界唯一一个学会了鸟兽语的人类。Tony这么聪明,他当然能学会,意料之外却理所应当的事,Pepper表示理解。

    猴子们救了他,他也救了生病的猴子群、鳄鱼,甚至还有一头幼狮。Tony的事迹风一样传遍了动物界,大家都知道了有这么一位能和动物交谈的人类医生,动物们因此都很喜欢他,觉得Tony值得敬佩,是世界上最好的人类。

    但一段时间后,Tony必须回到人类社会,他属于那里。动物们舍不得他,想送他一些礼物却发现没有什么可送的。有猴子提议,可以送医生几百斤水果,这样他一年都不用买果子了,但医生带不走那么多,而且水果会腐烂,被大家一致否决。动物们只能给他最好的祝愿,祝他遇到一个最好的爱人。

    最后动物们把Tony安安全全送到丛林外围,看着他被搜救的人接走才远远离开。

   
    被粗鲁的绑匪绑着在丛林里拖行几天,饥饿干渴,毒蟒蚊虫,高温暴晒,Tony以为事情不会更糟了,直到被一群流着涎水的野兽围住,他才感受到了死亡迫近的真实,也许他的尸体碎片几个月后才被发现,然后以这种方式最后再席卷一次纽约的头条。

    以至于后来死里逃生,他都还有些不可思议。那时是什么心境呢?Tony不想回想,Pepper也不忍心细想了。

   
    一段时间后,纽约街头凭空出现了一只小狗,没人知道他是从哪冒出来的,偌大的纽约小猫小狗那么多,没人注意得到突然多出来的这一只。

    棕色的小狗兴奋地追着空中的雪花到处跑,好奇地伸出舌头傻乎乎去接亮晶晶的雪,整个街头都是他奶声奶气的汪汪声,不过等新鲜劲儿一过,一阵刺骨的风就把他吹蔫了,趴在角落迷茫地呜咽起来。

    Peter走丢了,确切来说可能是掉队了。他没有出现在既定要出现的地方,而且身边没有一个同伴都没有。现在别说怎么回去了,在这样寒冷的气候长期待在室外,他连怎么御寒都成问题。

    刚才落在身上的雪花都化成了水,沾湿了Peter柔顺的卷毛,这下可好,小狗更冷了。

    “你是不是走丢了?”

    Peter闻声跳了起来,发现是一只灰色牛头犬在对他说话。

    “纽约现在这么冷,你再待在外面会冻死狗的。”

    纽约?

    “要不你先去Stark动物医疗站吧,那里开有宠物狗专区,比什么宠物收容所都好一千倍,去那等一等,你主人也好找到你。”

    Stark动物医疗站?宠物狗专区?Peter感觉听到了太多没听过的词汇,不过他不想跟一只陌生犬解释他没有主人,只有Aunt May。

    牛头犬看Peter的懵样,这么小的幼犬,长期待在这种环境下真的有可能会被冻死的。牛头犬跟他说了半天医疗站怎么走,由于自己不能乱跑,只能先跟着自己的主人离开了。

    Peter大概懂了,那个Stark动物医疗站可以暂时收留自己,至少让他不会被冻死饿死。

    不幸的是,纽约对于Peter来说实在太陌生了,不管之前牛头犬跟他描述的路线多么详细,他此刻也被绕晕在纽约大大小小的街巷里了。

    天色越来越暗,冬日纽约晚上的温度更加渗人,Peter在一个小巷子里找到一个破纸箱钻了进去。饥饿与寒冷同时来袭,Peter却觉得自己都有些困了,眼皮昏昏沉沉地想合上。

    好饿呀。好冷啊。怎样才能回家啊?还能再见到Aunt May吗?Stark医疗站到底在哪呀?小狗神说好的会保佑所有puppy呢?

    Peter迷迷糊糊地哆嗦着,纸箱外刺进来的寒风仿佛也快阻止不了他即将开始一个永恒的睡眠。

    多么可惜的是,医疗站离Peter所在的小巷只有一个街区了,而小狗却怎么转都找不到。

    Peter在破纸箱里缩成一团,觉得自己可能要被这零下的温度冻死了,远在天边的小狗神都听不到他的求救声。

    不过还好,有人听到了他的声音。

   
     TBC.

评论(11)

热度(143)